您现在的位置:

豆腐丸子的家常做法 >

无罪辩护百姓故事故事会

内容导读:  安德烈是一名大律师,年纪才四十出头,却一直保持着不败的记录。不管是什么官司,即使当事人罪大恶极,证据确凿,他也能打成无罪释放。他最擅长的是寻找合理疑点,施展迂回战术,维护当事人的最大利益。因为这样

  安德烈是一名大律师,年纪才四十出头,却一直保持着不败的记录。不管是什么官司,即使当事人罪大恶极,证据确凿,他也能打成无罪释放。他最擅长的是寻找合理疑点,施展迂回战术,维护当事人的最大利益。因为这样,他在业内的名声非常响亮,请他打官司的人数不胜数。

  这天,他去律师事务所上班,忽然助手兼女友珍妮走进来说:“外面有个叫杰克的男人,自称是邦德公司的CEO。他要求见你。”

  邦德公司可是全市最大的上市企业,其公司的女老板朱莉娅不但是杰克的老婆,而且还是全市首富,拥有家产上百亿。这个杰克突然造访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。安德烈知道大案子来了,赶紧整了整衣服坐到了软皮靠背椅上。

  一会儿,杰克被珍妮带了进来。安德烈抬头一看,对方皮肤白净,长相英俊,年龄只有二十多岁,一看像是个吃软饭的。这也难怪,在外面,谁都知道杰克是个小白脸,几年前是靠跟朱莉娅结婚才发达的。

  杰克见到安德烈,马上扑上来握住他的手,情绪激动地说:“安德烈律师,有人要告我谋杀,你一定要帮帮我。”

  对于命案,安德烈接过不少,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。他习惯性地打开桌前的微型录音机,然后把杰克按到座位上说:“你不要紧张,坐下来慢慢讲,看我能不能帮你。”

  杰克梳理了一下思绪,低下头语气哀伤地说:“事情是这样的,三个小时前,我约老婆朱莉娅去卡查湖看白天鹅,结果朱莉娅不小心失足掉下水去。事发后,我急忙跑到马路上找人帮忙。然而,等我带人回来时,可怜的朱莉娅已经淹死了。这本来是场意外,可是我老婆前夫的儿子山姆偏说是我谋杀了他妈妈……”

  杰克在说这番话的时候,目光闪烁,两只手不停地摆弄着胸前的领带。安德烈注意到这一点,马上猜到杰克是在说谎。因为心理学上讲过,通常说谎的人,会不由自主地做些小动作来掩饰自己的谎话。安德烈马上敲击桌子打断杰克的话说道:“老兄,你就不要再隐瞒了,三个小时前也就是早上七点,卡查湖在郊区二十里外,你这么早约朱莉娅去那么远的地方看白天鹅,说出来谁会相信?如果想我帮你,你必须告诉我真相。你放心,我们律师是讲究职业操守的,即使你真的杀了人,我一样会帮你保守秘密,绝不会向第三人提起。否则,我要承担非常严重的后果。”

  杰克见瞒不过人家,只好将事情的经过讲了出来。

 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。五年前,杰克是一名普通的小演员,因为接拍了一部很感人的爱情电影,以出色的演技,俊美的外表,一举搏得了观众的喜爱。从此一夜成名,红遍全国。那时邦德公司的女老板朱莉娅正好跟丈夫离婚,感情处于空窗期,看完影片后,马上对杰克着了迷。为了得到这个男人,她亲自找到杰克家里,开出两千万的支票,要求杰克跟她结婚。她还表示,如果杰克答应了她的要求,会安排他做集团的CEO,等将来时机成熟,她会退出幕后,将公司交给他管理。

  在利益的驱使下,杰克动摇了。他考虑到自己即使拍十年的电影,也赚不到朱莉娅那么多钱,现在面前摆着这么一个发财的机会,他怎么能放过呢?于是,他跟朱莉娅签订了一份婚前协议,然后净身入户,住进了朱莉娅家。

  然而,转眼五年过去了,朱莉娅不但没有兑现诺言把公司交给杰克管理,并且也不跟杰克生孩子。每次杰克提出要孩子,朱莉娅都以年龄太大,不宜怀孕为由拒绝了。

  事实上,朱莉娅的年纪比杰克大二十多岁,加上之前跟前夫艾伦特生过一个儿子,自然不愿意再孕了。

  至于朱莉娜的前夫艾伦特,现任职业是一名警察,当年和朱莉娅结婚也跟杰克一样,属于金钱交易。可是婚后二十年来,他一直过得很憋屈。不但在人前抬不起头,而且连儿子也要跟着朱莉娅姓。最后终于忍受不了,跟朱莉娅提出了离婚。

  夫妻离婚后,他们的儿子山姆自然归属朱莉娅。一直以来,山姆都十分讨厌杰克,觉得他没有男人的骨气,没事就会在外人面前说杰克的坏话。就在前天,他还特意跑到杰克的办公室,得意洋洋地对他说:“你不是想得到公司的管理权吗?实话告诉你吧,我妈妈说了,她要把公司交给我,你呢,只能做那个小小的CEO了。”

  杰克听到这话,顿时怒火四起。他没想到陪了那个老妖婆这么多年,最后却得到这么少的回癫痫那里治的最好报。当天,他拿着那份婚前协议找到朱莉娅,威胁她说:“听说你要把公司交给你儿子,别忘了当初我们的约定,如果你不把公司交给我管理,我就拿这份合约去法庭告你。”

  朱莉娅却并不害怕,冷笑着对他说:“别忘了,这份协议是婚前签订的,而且当时除了我们,没有第三人在场,根本不具备法律效力,你拿到法庭也是没用的。”

  尽管杰克读了不少书,可却是个法律白痴。他见被朱莉娅耍了,差点气了个半死。

  事后,他暗生杀心,认为只要朱莉娅一死,公司的管理大权就会直接落到他的手里。于是,他假借约朱莉娅看白天鹅为名,将她骗到了湖边……

  讲到这里,杰克长叹了一声,将手卷成拳头状不停地捶打脑袋说:“我的确有杀她的想法,但夫妻一场,我哪里下得了手?可是谁会想到,我不杀她,她却因为我而死。”

  安德烈吃惊地问:“那她到底是怎么死的?”

  杰克闭下眼睛流出两行热泪,面色沉痛地说:“我们在湖边讨论公司管理权的问题,聊得很不愉快。我见她仍然不肯答应把公司交给我,就扔下‘离婚’两个字转身走了。不料,她跟在后面紧紧地追赶,可能是湖畔的石板上有青苔,她不小心滑了一跤。我曾经伸出手去拉过她,可她还是一头栽进湖里去了。谁都知道我跟她都不会水,如果贸然下水,只会多了一个淹死鬼。没办法,我只好去找人来帮忙。谁知,等我带人赶来,她已经没救了。后来,我打电话报了警,并通知了山姆。山姆一来,就说我为了谋夺公司的管理权害死了他妈妈,还说要告我。我是清白的,当然不想坐牢了。听说你打官司很有一手,就来找你了。”

  安德烈从杰克的话里并没有听出什么破绽,尤其是他刚才那两行眼泪,真可谓是真情流露。他沉思了一下,询问案发时现场有没有第三者?杰克摇了摇头说:“应该没有目击者。”

  安德烈这才点了点头说:“这个官司可以打,我愿意做你的辩护律师。”

  杰克见安德烈接下了官司,顿时喜出望外,交了辩护费,起身离开了事务所。本来他以为一切都一帆风顺,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  他在回去的路上,经过一条小巷,突然一个衣服破旧的流浪汉从后面蹿上来,一把揪住他的胳膊说:“哥们,给我点钱花花吧。”

  “我凭什么给你钱?”杰克闻到流浪汉身上散发着一股酸臭味,极其厌恶地用手扇了扇鼻子。

  流浪汉咧着嘴巴,露出一排大龅牙,笑嘻嘻地说:“别忘了你早上干过什么,要我替你保密的话,给我一万美元。”

  杰克大吃了一惊,仔细回想案发时的情形,由于天刚发亮,周围除了他们,根本看不到其他人,这个流浪汉是怎么冒出来的?尽管他不知道乞丐说的是真是假,但为了保险起见,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票子,狠狠地扔到流浪汉的面前说:“赶紧拿着这笔钱给我滚蛋,以后再也不要让我看到你,否则,小心我对你不客气!”

  流浪汉掂了掂那沓钱,高兴地说:“你放心吧,我嘴巴牢得很。”说完,撒开脚丫子跑走了。

  杰克等流浪汉一走,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回家了。然而,他刚一离开,巷子尽头便走出来一个人,那个人是朱莉娅的儿子山姆,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在了眼里。

  山姆望着杰克远去的方向,冷笑着说:“就说是你害死了我妈妈,还不承认,看我怎么控告你吧。”说完,山姆快步朝着流浪汉跑走的方向追去。

  四

  山姆几步跑上前,拦住那个流浪汉的去路,用哀求的口吻说:“在湖里淹死的那个女死者是我妈妈,今天早上你看到什么了,请原原本本的告诉我,好吗。”

  流浪汉却并不理会山姆,一把推开他拔腿想跑。山姆赶紧一个纵身扑上去,抓住了流浪汉胳膊。

  山姆把流浪汉带到警局,交给了他爸爸艾伦特警官。

  经过审讯,流浪汉说出了实情。他说:“早上,我正在湖边的长椅上睡觉,迷迷糊糊中,被一阵争吵声吵醒,醒来看到湖畔对面有个男的把一个女的推下了水。”

  接到妻子出事的噩耗,艾伦特曾经第一个到达过现场。当时他也怀疑杰克有问题,可是没有什么证据支持他的观点,最后只能定性为意外溺亡。现在有了流浪汉这个唯一的目击者,案情发生了变化,艾伦特非常高兴,当即向上司汇报了这件事。上司却告诉他,鉴于死者跟他的关系,他不适合碰这件案子。领导还让他放假回家休息。艾伦特当然不肯罢休了,仍然私下帮儿子收集资料,委托律师向法庭递交了诉讼书。

  不日,这场谋杀案开庭审理,犯罪嫌疑人杰克被警察带到了法庭。开庭审讯的第一天,控方律怎么治疗原发性癫痫师传召了唯一的目击证人——流浪汉出庭作证。流浪汉也没怯场,当即把他所见到的一切都讲了出来。

  辩方律师安德烈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心情非常不悦。也不好作什么辩护,只好要求暂时休庭,择日再审。杰克对此也感到很意外,下午在拘留室见到安德烈,便把流浪汉敲诈他的事说了一遍。安德烈十分气愤地问:“你事先为什么不告诉我有目击者?又为什么给他钱,难道朱莉娅真的是你推下水的?”

  杰克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解释说:“我也不知道这个证人从哪冒出来的……我给他钱,是不想引起别人误会。至于朱莉娅掉下水时,我是去拉她,并不是推她,可能是流浪汉看错了。之前那混蛋敲诈我,现在又向控方指证我,摆明了不是个好东西,所以,他的话不能信。”说到这里,杰克拉着安德烈问道:“流浪汉的证词是不是对我很不利呀,我的胜算到底有多大?”

  安德烈并没有回答杰克的问题,不过他心里已经有了底。

  筇二天开庭,安德烈先入为主,直接询问第一证人流浪汉,为什么看到杰克推死者下水,没有前去阻止,也没有去报警呢?流浪汉也不是省油的灯,迅速反驳安德烈说:“我是无家可归才会去湖边的长椅睡觉的,这个世界都没人管我的死活,别人杀人又关我什么事呀?要不是杰克抓到我,我才不会上庭作证呢。”

  整个法庭的人听到这个回答,都一片哗然,不知道是觉得社会冷漠,还是流浪汉冷漠。

  五

  安德烈又盯着流浪汉问道:“竟然如此,那么前不久,你是不是找我当事人要过钱?”

  流浪汉也没隐瞒,很坦白地承认了有这一回事。

  “你是不是还说过,如果他不给钱,你就把那件事抖出来?”安德烈紧紧追问道。

  流浪汉一听,这不是说他在冤枉杰克嘛。连忙辩解说:“我可没冤枉他,那次他真的给了我一万美元,要是没做亏心事怎么会这么好呀?”

  安德烈很满意流浪汉的回答,接着又提问道:“你说他给你钱了,请问有没有银行转账票据,或者有没有见证人?”

  流浪汉说:“那可没有,不过我是真的亲眼看到他推那个女人下水的。”

  安德烈攻击流浪汉道:“你既然说我当事人给你钱,但你又没有物证和人证,分明是在虚构我当事人杀人,意图勒索他,因不成功所以作伪证诬告我当事人,是不是?”

  流浪汉听到这话,这才知道自己钻进了安德烈的圈套里,一下子被顶得张口结舌,无话可说。

  第二场审讯,辩方明显占了上风。山姆的控方律师见流浪汉的供词失效,便督促艾伦特去寻找新的证物。他对艾伦特说,只有找到有力的证据,我们才能告倒杰克。

  艾伦特在湖边转悠了一天,终于找到了一个经常来钓鱼的老头。老头告诉艾伦特,案发那天早上,他并没有来钓鱼,不过他知道有个生态学家在湖边安装了一部摄影机,全天候二十四小时拍摄白天鹅,也许能有什么发现。艾伦特得到这个意外的消息,赶紧告诉了山姆。由于马上要开庭了,山姆没时间出来,就由艾伦特一个人去找生态学家拿录影带。

  接下来的第三场审讯轮到山姆出庭了。开庭前,山姆的控方律师提醒他说:“呆会儿出庭,你只要把杰克和你母亲的矛盾说出来,让我们归纳出一个杀人动机,引证杰克的确杀了你妈妈。到时候,只要拿到新的证据,一定能告倒杰克。”

  山姆生出了一丝顾虑,说:“可是还不知道摄影机有没有拍到重要的一幕呢?”

  控方律师微笑着说:“你放心,应该会拍到的。”

  而辩方这边,对山姆的出庭也引起了一番讨论。杰克有点担心地对安德烈说:“呆会儿要是山姆出庭,会不会影响陪审团对我人格的审视?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,但伦理上我毕竟是他的继父。而且他很有可能会说出当年我为了钱跟她妈妈结婚的事,也可能会以我找他妈妈要公司管理权而攻击我。”

  安德烈安抚说:“放心,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六

  这场谋杀案的第三场审讯开始了,山姆以原告人的身份站到证人席,将杰克当年跟他妈妈结婚的原因,还有之后杰克和他的矛盾说了出来。山姆回忆说:“前几天,妈妈说要把公司的管理权交给我,当把这件事告诉杰克后,杰克马上跑去找妈妈吵了一架。不久,妈妈就掉进湖里淹死了。我怀疑是杰克害死了妈妈,于是开始跟踪杰克,结果亲耳听到流浪汉对杰克说,妈妈是杰克推下水的。我想,他一定是恨妈妈没有兑现承诺,将公司的管理权交给他,才会杀了妈妈。”

  这时,控方律师适时地发出了引证性的疑问:“这就菏泽癫痫病什么医院好是他的杀人动机?”

  山姆很肯定地说:“是的。”

  陪审团听到这里,马上拿笔作起了记录。

  一会儿,轮到安德烈作辩扩了。他站起来询问山姆:“请问山姆先生,在公司管理权上,你是不是也动过心思?”

  山姆可不敢透露自己的真实想法,当场否认道:“没有。我妈妈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,她当然会把管理权给我了,我为什么动心思呢?”

  安德烈反问道:“既然你一直认为死者会把管理权给你,但如果你知道管理权可能落入杰克的手上,你一定很不甘心吧?”说着,安德烈列出杰克那份婚前协议,抬头对法官说:“在这份协议书上,清楚地显示:只要我当事人跟死者结婚,死者就会将管理权交给我当事人。尽管死者曾经表示会将管理权交给山姆,但她并没有立遗嘱,山姆先生一定是看到这份协议,担心我当事人得到管理权,所以借着死者意外死亡之际,乘机诬告我的当事人。”

  “没有,我没有。”山姆一个劲地辩白。

  控方律师没想到辩方这么厉害,居然利用这份婚前协议来攻击山姆,想到新的证据还没来,不由得有些手足失措起来。

  安德烈有力的辩护迎得了法官的待见,法官严肃地对控方律师说:“如果控方再没有新的证据证实被告有罪,本庭只好宣布休庭了。”

  控方律师朝法庭的大门看了看,发现仍然没有艾伦特的身影,只好对法官说:“经过调查,据说案发现场,有个生态学家在那里安装了摄像头,全天候拍摄白天鹅。警方已经去找录影带了,相信很快就能看到他的犯罪证据了,请法官大人给我们一点时间。”

  杰克和安德烈听说有录影带,一下子都愣住了。

  七

  休庭后,安德烈跑去见杰克,气愤地质问他:“刚才控方的口气好像认定你是杀人凶手,请告诉我,死者是不是你推下水的?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安德烈把手伸进口袋,习惯性地启动了微型录音机。

  到了这个时候!杰克想不承认也不行了。他哭丧着脸说:“当时我也是一时气愤,谁知道她真的掉下去淹死了。如果不是她耍我,怎么会弄成这样呢?”

  安德烈证实了心里的想法,对杰克非常失望,他没想到杰克真是个杀人凶手。不过作为律师,最重要的是维护当事人的最大利益。所以,他也没有责怪杰克,反而安慰他说:“即使你真的杀害了朱莉娅,这个官司仍然有得打。”

  安德烈离开法庭,马上给一个当侦探的朋友打了一个电话,让他去查艾伦特警官。

  再说艾伦特经过几番周折,终于找到那个生态学家那里。生态学家得知艾伦特的来意,很配合地从抽屉上拿出一盒带子,对艾伦特说:“这是案发当天拍的,不过我还没来得及看,不知道对你有没有帮助,你拿去吧。”

  艾伦特将带子拿到警局的机器上播放,上面清楚地显示,妻子是被杰克亲手推下水的。妻子落水后,像只旱鸭子一样扑腾着,而杰克却狠毒地站在岸边冷眼旁观,直到妻子没有了声息,沉到了水里,杰克这才假惺惺地跑去叫人,等妻子被打捞上来时,已经是一具尸体了。

  艾伦特看到这里,恨得牙痒痒。

  再一次开庭,艾伦特将那卷带子交给控方律师,坐到了旁听席。控方律师向法官说出了找到录影带的事,并要求法官批准作为呈堂证据。安德烈当然不会让对手有机可乘,立马站起来反对道:“法官阁下,我怀疑控方所提供的这份证据有问题,现在审讯差不多快结束了,控方有证据为什么不早拿出来呢?这对于我的当事人非常不公平。”然而,控方律师解释说:“这盒带子跟这个案子有很大的联系,只要大家看到这里面的内容,就真相大白了。”

  法官沉思了会儿,答应了控方律师的请求。

  一会儿,控方律师将带子塞进了放映机里,法庭一角的大屏幕上,立即出现了杰克推妻子下水的情景。法庭上下包括法官和陪审团看到这个片段,都响起了一阵激烈的唏嘘声。

  带子放完后,控方律师乘胜追击,向陪审团陈述道:“各位陪审员,刚才你们已经看到了,被告一直不肯承认他害死了妻子。可是证据显示,妻子是他推下水的。像这种冷血、恶毒的人,一定要重判才能维护法律正义。”

  陪审员们听了,一阵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。

  这时,安德烈对录影带的来源提出了质疑,要求控方律师说出提供人是谁?

  控方律师当然不敢供出艾伦特,撒谎说:“是警方提供的。”

  安德烈嘿嘿一阵冷笑,马上举手对法官说:“我要求请出一位证人,来证实这盒录影带的真实性癫痫病成都哪家治的好。”

  经过允许,那个证人被请进了法庭。艾伦特在旁听席瞪大了眼睛,因为这位证人不是别人,是那个生态学家。

  八

  生态学家坐到证人席,安德烈便向他提问:“昨天和今天是不是有人来问你要过录影带?”

  生态学家回答说是。安德烈问他这个人叫什么?生态学家说:“他叫艾伦特。”

  安德烈又问:“那请问带子的内容你看过没?”

  生态学家摇了摇头,说没有。

  安德烈终于找到突破口了,立即指着旁听席的艾伦特,对陪审团说:“各位陪审员,这位警官的真实身份是死者的前天,根据法律程序,跟死者有任何关系的人是不可以碰证据的。据说艾伦特的上司曾经要求他不要碰这件案子,可艾伦特却仍然私下去寻找证据。而且,还让律师隐瞒事实,这是典型的防碍司法公正。另外,这盒带子里面的内容连拍摄者自己都没看过,那么,它的真实性很值得让人怀疑了。”

  法官觉得安德烈的说法合乎情理,用木槌敲了敲桌子说:“撤销这盒带子,明天作结案陈词。”

  其实,安德烈最擅长的除了寻找合理疑点外,还有就是煽情。在第二天的结案陈词中,他声情并茂地讲述了杰克和死者的感情,还编了一些美丽动听的词语,意图打动陪审团。快休庭时,法官提醒陪审团说:“基于疑问利益归于被告,大家退庭商议的时候,一定要考虑到这一点。”

  一会儿,判决结果出来了,七名陪审团以五票对两票的结果,判定杰克无罪。就这样,杰克被当庭释放了。

  杰克打赢了官司,马上买了一瓶葡萄酒去感谢安德烈,还问他是怎么知道那盒带子是艾伦特找到的?安德烈说:“我早猜到艾伦特会参与此事,就请侦探去跟踪调查,结果找到他私自去拿录影带,还有那个生态学家没看带子的事情。”

  杰克佩服地竖起大拇指,称赞说:“难怪别人说你拥有不败的记录,你果然厉害。”

  送走杰克,安德烈安上门反思起来。虽然他打赢了官司,可是杰克的确害死了人。帮一个杀人凶手脱罪,他内心多多少少有点不安,同时,还觉得有点对不起死者。

  九

  这天,安德烈正坐在办公室发呆,忽然女友珍妮走进来,神情紧张地说:“安德烈,你真的做了亏心事吗?那个杰克是有罪的对不对?”

  安德烈不知道珍妮怎么知道这件事的,吃惊地问:“你听谁说的?”

  珍妮回答说:“死者的前夫艾伦特来找过我,希望我能劝劝你,不要再帮那些混蛋脱罪。他说,做律师一定要有良心,不然,这个世界就变成一片混乱。”珍妮缓了一口气,又说:“其实我也不想自己的男友是个没良心的人,你好好想想吧。”

  等珍妮一走,安德烈仔细回想她所说的话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下午,他去探望山姆,本想向他赔礼道歉。不料,到了他家里,发现山姆静静地躺在地板上,身上血肉模糊,面部严重变形。“天哪,怎么会这样?”他万分震惊地走过去问。

  艾伦特紧紧地搂着儿子的尸体,用充满仇恨的眼神看着安德烈说:“都是你这个混蛋害的,要不是你帮那个小子脱罪,我儿子就不会死……”

  安德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见艾伦特不肯说,只好郁闷地转身离开了。

  他刚回到律师事务所,忽见杰克匆匆忙忙地从外面跑进来说:“安德烈律师,我杀人了,你一定要帮我脱罪。”

  安德烈联想到山姆的死,惊奇地回过头盯着杰克问:“是不是你杀了山姆?你是怎么杀死他的?”

  杰克喘着粗气说:“是这样的,上次他打输了官司不服气,今天跑来找我算账,还在马路上拦着我的车子不让。我想,反正你打官司那么棒,应该可以把他的死打成交通意外吧。我一气之下,就开车从他身上辗了过去……”

  安德烈听到这个消息,差点没晕倒。他没想到刚帮杰克打赢了官司,杰克居然会再去杀人,这不是把杀人当成游戏了吗?想起女友的话,他后悔不已。一把将杰克推出门外,怒不可遏地说:“你给我出去,我再也不想看到你。”

  赶走杰克后,安德烈打开抽屉,将之前给杰克录的那盒磁带拿了出来。这里面有杰克上次杀害朱莉娅招认的录音,他要把那盒磁带交给警察,让法律重新审判这个杀人犯。他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很严重,可能会因违背职业操守被停牌。但他认为,为了正义,哪怕以后再也没人敢找他打官司,他也不能让这个屡次故意杀人的疯子逍遥法外。

© ys.nuccm.com  家常菜谱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